筑坚强堡垒 树先锋形象 促科学发展
热词排行:柠条塔 陇县 龙华 扶风 勉县
陕西旗帜网
Sxdjb.com 陕西旗帜网
记者暗访!疫情期间我登记的个人信息安全吗
时间:2020-03-17 09:45:43  来源:华商网-华商报  作者:任婷

 

(一)记者暗访:贩卖个人信息黑市由来已久
 
华商报记者通过查询发现,网络上有贩卖个人信息的黑市,这种情况由来已久,公安部门也一直在严厉打击。
 
QQ群里公然发布买卖个人信息的消息
 
近日,华商报记者登录多个相关QQ群,在其中一个QQ群里,刚进群,网名“Q群管家”就发信息:“指定网站,APP,400精准获客,大数据有需要联系管理员!”
 
其中一个群里的群通知写着:欢迎加入****运营商精准大数据手机号获取交流群。可以获取指定网站,指定APP,指定固话实时精准大数据。
 
QQ群里公然发布买卖个人信息的消息,网名“清清”说:“卖数据,卖数据,pos一手实时数据。”
 
华商报记者看到,QQ群内有卖方,也有买方,不少卖方说可获取联通、电信、移动大数据、指定APP注册用户手机号码等。有买方说:“需要成人学历、资格证的数据,每天需要5000-50000条,长期合作。”
 
很快,QQ群内有人加了记者的QQ,网名“老赖曝光”说,可提供个人户籍、全家户籍、通话记录、名下资产、征信、快递地址、开房记录、法人查询、车辆信息查询、三网宽带查询等。
 
网名“Eva_zhien”说,可提供电话号码信息,可以指定网站,指定区域,每个电话号码3元。
 
网名“大数据咨询处【Q我】”说:“我们是根据指定的网址或APP建模获取的(信息),建模后所有访问该APP或网页的,我们会进行部分获取,给到你们。”
 
记者暗访!疫情期间我登记的个人信息安全吗
 
律师:
 
出售或者提供给他人个人信息
 
情节特别严重的 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陕西赢弘律师事务所律师王鹏新说,隐私权指自然人享有的私人生活安宁与私人生 活信息依法受到保护,不受他人侵扰、知悉、使用、披露和公开的权利,其中包括了姓名、住址保密和不被披 露的权利。公民的隐私权受法律保护。《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第十二条规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内的一切单位和个人,必须接受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医疗机构有关传染病的调查、检验、采集样本、隔离治疗等预防、控制措施,如实提供有关情况的义务。同时也规定,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医疗机构不得泄露涉及个人隐私的有关信息、资料。
 
疫情防控期间,政府相关部门收集、管理相关个人信息,是为了控制疫情传播。若掌握信息的一方将收集到的信息向他人出售或提供上述收集到的信息,可能构成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
 
依据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条,履行职责或者提供服务过程中获得的公民个人信息,出售或者提供给他人的,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依法应从重处罚。单位犯前三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上述刑法规定进行处罚。
 
华商报记者 任婷
 
记者暗访!疫情期间我登记的个人信息安全吗
 
记者暗访!疫情期间我登记的个人信息安全吗
 
(二)纸质版信息存在监管空白 到底谁来管
 
记者暗访!疫情期间我登记的个人信息安全吗
 
华商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对于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手工登记的纸质版信息,管理方面存在多个疑问。
 
三大疑问:谁来监管?怎么监管?怎么处理?
 
疑问一:谁来监管?目前都是在各个登记地“就地管理”,有的行业的主管部门甚至表示对此事不知情,各个地方到底管理得如何,却没有相应的部门进行监管。
 
那么谁来监管呢?记者采访中发现,大部分正在实施登记的单位,在等待上级的通知,街办在等待区级政府的通知,区级政府在等待市级政府的通知,还有的单位在等待西安市疫情防控指挥部的通知。
 
疑问二:怎么监管?对于这次大规模一次性登记的个人信息,在管理方面如何监管才能保证信息不会被泄露?采访中,有药店表示,登记本上的信息不会外泄,但会自己留着,疫情结束后,如果药店有什么优惠活动,会打电话通知。而有政府文件明确表明,疫情防控期间收集的个人信息,只能用于疫情防控工作。
 
疑问三:怎么处理?疫情结束后,这些海量的纸质版个人信息将如何处理?要求各单位自己处理?还是由某一个部门牵头统一处理?
 
到底谁来管?
 
网信部门曾发文:
 
谁收集,谁负责;谁保管,谁负责;谁主管,谁负责
 
结合上述疑问,华商报记者多方采访后得知,疫情防控期间,个人信息的登记有三种,包括手工登记的纸质版信息、来陕返陕人员扫二维码登录“西安疫情防治网格化管理系统”后完成的信息填报、目前在一码通上注册的信息。
 
华商报记者从西安市公安局了解到,上述第二种信息即网格化信息由公安部门管理,公安部门将确保信息安全。
 
那手工登记的纸质版信息由哪个部门来管理呢?
 
华商报记者从西安市某街道办了解到,区委网信办已下发文件,要求做好个人信息的保管工作。
 
文件中说,各单位、各部门在新冠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期间,对个人信息的采集、使用、管理的过程中,应严格按照“谁收集,谁负责;谁保管,谁负责;谁主管,谁负责”的要求,严格以“知情自愿原则、最小化原则、严格管理原则、侵害追责原则”为核心,坚决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及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确保个人信息安全。
 
文件中说,为做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联防联控中的个人信息保护,中央网信办印发了《关于做好个人信息保护利用大数据支撑联防联控工作的通知》,省委网信办印发了《关于做好新冠肺炎疫情联防联控工作中个人信息保护的通知》,市委网信办印发了《关于新冠肺炎疫情联防联控工作中个人信息保护有关事项的通知》。
 
3月13日,华商报记者在中央网信办官网查到,2月9日,中网办发布《关于做好个人信息保护利用大数据支撑联防联控工作的通知》,通知中说,为疫情防控、疾病防治收集的个人信息,不得用于其他用途。任何单位和个人未经被收集者同意,不得公开姓名、年龄、身份证号码、电话号码、家庭住址等个人信息,因联防联控工作需要,且经过脱敏处理的除外。任何组织和个人发现违规违法收集、使用、公开个人信息的行为,可以及时向网信、公安部门举报。
 
华商报记者联系到西安市委网信办,工作人员说,网信办管理的是上网之后的信息,不包括线下登记的纸质版个人信息。而对于与一码通有关的个人信息,具体由西安市大数据资源管理局负责。
 
3月13日,华商报记者致电西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对外公布的电话,但一直忙音,打不进去。
 
3月14日,记者截稿前,再次致电西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电话接通后,工作人员说,目前没有这个通知,接下来上报一下,看领导说怎么处理,目前为止,没有得到这方面的消息,如果还需要这方面的问答,再打电话询问。
 
记者暗访!疫情期间我登记的个人信息安全吗
 
专家建议:
 
作为重要资料集中销毁
 
或统一由政府机关封存
 
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网络与信息安全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杨超建议,政府部门明确严格的管理规范,疫情期间,妥善保管;疫情结束后,可以作为一定程度上的重要资料集中销毁。对民众加大网络安全的科普宣传,提醒民众提高防范意识。
 
建议民众,如果信息泄露了,秉持住最核心的原则,没有免费的午餐,不要有占便宜的心理,对方如何花言巧语都不为所动;如果接到“你家着火了”、“你家人出车祸了”了的电话,以此要求你转账,别害怕,先打电话确定,实在不行请假回家查看,千万不要轻易相信。
 
目前,我国有《网络安全法》、《密码法》、《个人信息保护法》等,国家已出台相应的法律保护公民的隐私,国家层面做得很好。建议司法部门在审理电信诈骗案时,多关注疫情期间的信息是否被泄露,提醒公民注意防范。
 
具有20年网络安全从业经验、西安一家网络安全技术研发机构的负责人建议,针对疫情期间登记的个人信息,完善管理制度,统一由专人收,专人管。
 
西安邮电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院长张鸿建议,疫情期间登记的个人信息,统一由政府机关封存。
 
华商报记者 任婷 摄影 陈团结
 
(三)记者走访西安各地 看看各单位咋回应
 
记者暗访!疫情期间我登记的个人信息安全吗
 
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因疫情防控需要,小区、超市、菜市场、商店、“一场五站”等,都需要登记个人信息,包括身份证号码、电话号码、住址等,扫码登记之前,手工登记的量较大。
 
不少市民表示,因疫情防控需要登记个人信息颇能理解,只是担心这些信息能否妥善保管确保不泄露。目前纸质版信息登记情况是什么样?由谁在保管?如果泄露将有什么危害?疫情结束后会怎么处理这些信息呢?
 
华商报记者走访发现,目前纸质版个人信息都是在各个登记地“就地管理”,有的行业的主管部门甚至表示对此事不知情,各个地方到底管理得如何,并没有相应的部门进行监管。疫情结束后,这些信息将如何处理?大部分正在实施登记的单位,表示在等待通知。
 
第一类:妥善保管 封存归档
 
》》走访
 
车站:填写着乘客的姓名、身份证号码、电话号码等
 
3月5日,华商报记者来到西安北站,进站口的工作人员说,扫码之前手工登记的个人信息,都交由西安北站疫情防控管理部门保管,接下来对信息怎么处理,需要问西安北站疫情防控指挥部。
 
3月5日,华商报记者来到西安火车站,西安火车站地区管理委员会执勤岗一名工作人员说,对于手工登记的信息,管委会会统一管理,不会外泄,至少要保留一个月以上,用于疫情防控工作,疫情结束后,怎么处理,需要问管委会。
 
3月5日,华商报记者来到三府湾客运站,乘客在进站口需要出示一码通二维码。工作人员坐在桌子旁边,桌子上放着一本信息登记本,上面填写着乘客的姓名、身份证号码、地址、电话号码等。一名工作人员说:“可以扫一码通的人不用登记,扫不了一码通的人需要登记。”
 
这名工作人员说,登记本上的信息在疫情期间使用,会交由三府湾客运站管理部门保管,疫情结束后怎么处理需要问汽车站管理部门。
 
》》回复
 
车站:封存保管 听西安市疫情防控指挥部要求
 
西安北站疫情防控指挥部回复华商报记者,对于乘客登记的个人信息是全部封存的、保密的,是有纪律要求的。目前尚在疫情防控期间,信息还会用到,比如追踪密切接触者。疫情结束后,这些信息怎么处理,听市上的命令行事,西安市疫情防控指挥部目前还没发要求。
 
3月10日,在西安北站,华商报记者看到,联防联控工作人员按照要求认真登记乘客信息,并由专人对信息进行整理、归纳、装袋密封。上述个人信息封存在西安北站疫情防控指挥部一间办公室的柜子里,工作人员介绍,每天汇总的信息送到疫情防控指挥部时就是密封好的,由专人保管,如需查阅信息,只能用于疫情防控需要,而且必须登记、备案,上级同意之后方可查阅。
 
两个柜子里是1月27日-3月8日的信息,数量较大。个人信息按照时间入袋密封,每天一个文件袋,密封条上标注着日期。柜子上张贴着“档案资料管理规定”,强调要做好信息的保密工作。
 
西安市火车站地区管委会回复华商报记者,疫情防控期间登记的个人信息,由专人专管,在管委会办公室保管,一张表一张表保管,在柜子里封存。对信息是保密的,日常对上汇报也是只报数字,不报个人具体信息。目前这些个人信息作为基础性资料,还需要继续保留,便于因疫情防控的需要调取资料,查询轨迹。疫情结束后怎么处理,听西安市疫情防控指挥部要求。
 
三府湾汽车站管理方回复华商报,在汽车站登记的信息,目前在汽车站封存保存,如果西安市疫情防控指挥部要求统一上交,会将所有信息封存上交。
 
西安市公交总公司:
 
专门有信息部门对资料进行封存保管
 
西安市公交总公司回复华商报记者,乘坐公交车时乘客登记的个人信息,按照西安市疫情防控指挥部要求,公司对个人信息是妥善保管的,同时,因疫情防控需要,市上可能要对信息进行查阅,公司要积极配合。疫情防控结束后,公司专门有信息部门对资料进行封存保管,如果市上有统一要求,资料会封存统一上交。
 
记者暗访!疫情期间我登记的个人信息安全吗
 
第二类:交由社区保管 等待街办安排
 
》》走访:有社区一天登记用完了5支圆珠笔
 
西安市碑林区长乐社区
 
3月3日上午,西安市碑林区景龙池街出口处,疫情联防联控工作人员依然扎着临时帐篷,支着桌子,对进出的人员进行检查。
 
长乐社区工作人员说,这一片区都是老旧小区,共有近30个小区,3300多户居民,“之前出入要登记信息,手写,现在出示一码通二维码。”
 
临时帐篷里的一角,放着一个纸箱子,工作人员一边从箱子里拿出一大沓子登记过的资料,一边说:“这只是一部分,前期每天能登记8本到10本。目前社区先妥善保存,这个不会丢,”
 
接下来这些信息怎么处理?工作人员说,现在疫情防控工作还没结束,社区还没接到相关通知。疫情过后,听上面的安排,看是集中销毁还是社区自己处理,社区自己处理的话,到时候考虑是否会集中粉粹。本身社区有辖区每一位居民的信息。
 
浐灞半岛御府.观澜小区
 
3月3日下午,在浐灞半岛御府.观澜小区门口,需要出示一码通二维码,不会使用智能手机的老人需要在登记本上登记详细个人信息。
 
正在现场工作的一名社区志愿者说,使用一码通二维码之前登记的信息较多,这些信息目前会交给物业妥善保管,疫情还未结束,这些信息有可能需要抽查,以防万一,需要联系哪一个人。疫情结束后,这些信息如何处理,还要看政府部门怎么安排。
 
该小区由浐灞半岛社区管辖。
 
记者暗访!疫情期间我登记的个人信息安全吗
 
浐灞半岛澜庭金堤小区
 
3月3日下午,在澜庭金堤小区门口,有人和车辆两个通道,每个人进出都要出示一码通二维码,不会使用智能手机的老人需要在登记本上登记信息。
 
现场一名工作人员说,疫情防控期间登记的个人信息都会交给物业保管,疫情结束后怎么处理这些信息不知道,等通知。
 
该小区由浐灞半岛社区管辖。
 
沁水新城小区
 
3月3日下午,在沁水新城小区门口,进出小区需要出示一码通二维码,不会使用智能手机的老人需要在登记本上登记详细个人信息。
 
现场一名工作人员说,登记本上的信息不会丢,目前交由小区物业管理。疫情结束后怎么处理这些信息目前还不知道。
 
三十一街坊东方社区
 
3月3日下午,在三十一街坊东方社区门口,进出社区同样需要出示一码通二维码,不会使用智能手机的老人需要在登记本上登记详细个人信息。
 
现场一名工作人员说,在使用一码通之前,每天登记量非常大,“有一天整整用完了5支圆珠笔。”
 
这名工作人员说,这些信息全部交由社区保管,“信息不会外泄的。”
 
东方社区属于韩森寨街道办事处管辖。
 
九二五库二零八街坊和马腾空粮库家属院
 
这两个小区都是西安市新城区的老旧小区,是相邻的两个小区。两个小区大门口的中间设置着疫情联防联控点,有一个桌子,有工作人员。
 
一名工作人员说,进出小区需要出示一码通二维码,不会使用智能手机的老人可以在登记本上登记个人信息。
 
对于疫情期间登记的个人信息,这名工作人员说,都会交给社区居委会保管,疫情结束后怎么处理这些信息,还不知道。
 
这两个小区属于韩森寨街道办事处管辖。
 
》》回复
 
社区:想向街道办申请碎纸机 最后商定统一由街道办处理
 
浐灞半岛社区回复华商报记者,目前辖区内小区登记的个人信息由各物业保管,社区会督促物业公司保管好信息,不发生泄露。疫情防控期间,管委会在开会时,说过,要做好个人信息保密工作。疫情结束后,这些信息怎么处理,管委会目前还没有统一通知。
 
华商报记者随机从西安市个别物业了解到,对于疫情期间登记的个人信息,物业最后都交由社区管理。
 
3月9日,华商报记者从西安市莲湖区桃园路街道办劳动一坊社区了解到,街道办开会时商量过关于纸质版个人信息的问题,目前疫情防控尚未结束,这些信息还在使用中,疫情结束后,将销毁,不少社区向街道办申请碎纸机,最后街道办商定,疫情结束后统一由街道办处理。
 
街办:疫情结束后具体怎么处理 上级还没有统一通知
 
3月9日,华商报记者从桃园路街道办了解到,目前个人信息都在各个社区或物业,街办要求社区妥善保管,不能泄露,疫情结束后具体怎么处理,还在进一步考虑中。
 
3月10日,桃园路街道办进一步发布通知,要求辖区各单位严格保管疫情防控期间收集的个人信息,不得泄露。
 
华商报记者从韩森寨街道办了解到,区上发了文件,要求做好信息保存、保密工作,目前各小区登记的个人信息都交由社区管理,由社区统一汇总、存档,街道办已督促各社区妥善保管,疫情结束后具体怎么处理,上级还没有统一通知。
 
记者暗访!疫情期间我登记的个人信息安全吗
 
第三类:按照地方政府疫情防控指挥部的要求保管
 
》》走访
 
机场:现场各方工作人员称不知情
 
3月5日,华商报记者来到西安咸阳国际机场,旅客服务中心一名工作人员称,在扫码登记之前都是在登记本上手工登记个人信息,具体情况由各航空公司来确定,登记本最后去了哪里不知道。进站口的一名工作人员说,目前都是扫码登记,之前手工填写的登记本最后去了哪里不知道。
 
登记本最后去了哪里?华商报记者在东方航空公司、南方航空公司服务台询问时,工作人员均表示不知道。
 
机场一家陕西小吃店正在营业,进店吃饭时,如果支付现金,也需要登记个人信息,店内工作人员说,个人信息最后都交由机场保管。
 
》》回复
 
机场:按照地方政府疫情防控指挥部的要求处理
 
西安咸阳国际机场回复华商报记者,疫情期间旅客登记的纸质版信息,严格按照地方政府疫情防控指挥部的要求妥善保管,不会泄露。疫情结束后将如何处理这些信息,依然按照地方政府疫情防控指挥部的要求进行。
 
记者暗访!疫情期间我登记的个人信息安全吗
 
第四类:称会交由上级主管部门 主管部门未回复
 
》》走访
 
景区:60-80岁老人手工登记 会交由上级主管部门
 
3月3日,在青龙寺景区北门,游客需向工作人员出示一码通二维码。门口的桌子上,放着一个登记本,登记本上的栏目有身份证号、联系电话等,已登记了9个人的信息。一名工作人员说:“我们是2月29日开门,登记本是为不会用智能手机的老人准备的。目前在登记本上登记信息的游客都是60-80岁之间的老人。”
 
这些信息接下来将如何处理?这名工作人员说:“会上交给我们的主管部门,应该会统一销毁。”
 
》》回复
 
西安市文旅局:转了多个部门 无答案
 
疫情防控期间,西安景区手工登记的纸质版个人信息将怎么处理?3月13日,华商报记者致电西安市文旅局办公室,工作人员说对此事不知道,应该问宣传处。记者联系到西安市文旅局宣传处后,工作人员说,有的景区归文旅局管理,有的景区归当地政府部门管理,这个事还需要进一步了解一下。随后,宣传部工作人员回复华商报记者,此事应由资源开发处来回复。华商报记者致电资源开发处,但电话无人接听。3月14日,记者截稿前,再次致电资源开发处,电话接通后,一名工作人员说他并非资源开发处的工作人员,对于媒体记者的问题,还是要通过办公室或宣传处来回复。
 
记者暗访!疫情期间我登记的个人信息安全吗
 
第五类:自己保管 然后销毁
 
西安市出租汽车管理处:
 
将对纸质版信息统一销毁 对电子版信息永久删除
 
西安市出租汽车管理处回复华商报记者,疫情防控期间,乘坐出租车需要登记个人,其中有手工登记的方式。为了避免司乘双方接触和保护乘客信息安全,开发了扫码登记功能,在车内扫“智慧码”现场注册,注册成功后,以后每次乘坐出租车时直接扫“智慧码”即可自动完成本车次的打卡,无需再次输入信息。
 
乘客的个人信息不对驾驶员公开,直接进入出租汽车行业监管平台,只有行业管理部门负责疫情防控的专人才有权限查看,信息只用于疫情排查时使用。市出租汽车管理处将严格依法保护个人隐私和个人信息安全,除因疫情防控需要向相关部门提供乘客信息外,不向其他机构、组织或者个人泄露有关信息。
 
等疫情结束,疫情防控部门不需要开展疫情排查和追溯后,将对纸质版信息统一销毁,对电子版信息永久删除。
 
写字楼:物业称会封存两年 然后销毁
 
3月5日,华商报记者来到经发大厦A座,进大厦时,需要出示一码通二维码。桌子上放着信息登记本,一名工作人员说,非大厦上班人员,要进大厦,不仅要出示一码通二维码,还要在登记本上填写个人信息,这些信息最后交由大厦物业保管。
 
随后,华商报记者来到经发大厦物业服务中心,一名工作人员说,登记本上的信息目前用于疫情防控工作,会在物业封存两年,两年后销毁。
 
商场:疫情结束后 商场会将信息统一销毁
 
3月13日,西安赛格国际购物中心客服工作人员表示,疫情防控期间,进商场前需出示二维码,因故无法出示二维码的顾客,需手工填写个人信息,对于这些个人信息,商场会封存保管,疫情结束后,这些个人信息不再需要后,商场将统一销毁。
 
记者暗访!疫情期间我登记的个人信息安全吗
 
第六类:自己保管 称有优惠活动会打电话
 
3月3日下午,在浐灞生态区厚德大药房门口,支着一个桌子,买药的人不能进入,需要什么要由药店工作人员拿出来,同时需要在登记本上登记身份证号码、手机号码等个人信息。
 
药店工作人员说,登记本上的信息不会外泄,“我们会自己留着,疫情结束后,如果药店有什么优惠活动,我们会打电话通知。”
 
其他类:
 
菜市场:每天登记3-4个册子 会上交给区政府
 
3月3日上午,华商报记者来到西安市铁一菜市场,人和车分别走两个通道,正在排队向工作人员出示一码通二维码和身份证。
 
负责车辆通道的一名工作人员说,“根据情况看,如果身份证显示区域,来自外地,或西安市疫情风险较大的地区,除了出示二维码、身份证,还要进行手工登记,要登记详细信息,包括身份证号码、电话号码等。对来自温州、杭州、深圳,广州、南阳的人员,采取与湖北武汉同等的疫情防控措施。”
 
这名工作人员说,每天有300-400个车次,在使用一码通之前,都是手工登记详细信息,每天要登记3-4个册子。
 
这些信息接下来会如何处理呢?这名工作人员说:“会上交给雁塔区政府,疫情过去后,统一销毁。”
 
超市:放着一沓子信息 最后交给了超市管理方
 
3月3日上午,在人人家购物广场长乐坊店门口,一名女工作人员负责查看一码通二维码。外地人和不会使用智能手机的老人则需要在登记本上写下详细个人信息。
 
桌子后面的一个格子里,放着一沓子登记过的信息。
 
这名工作人员说,这个超市一直在营业,这是在使用一码通之前登记的部分信息。疫情防控期间,经常有政府主管部门的人来检查登记情况。登记到的信息会交给超市管理方,接下来具体怎么处理她不知道。
 
华商报记者 任婷 摄影 陈团结
 
(四)信息泄露将有什么危害 看看专家怎么说
 
华商报记者查询发现,近年来,个人信息泄露后,电信诈骗案件频繁发生。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登记的个人信息,如果泄露,有可能产生哪些后果呢?
 
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教授杨超:
 
当网络空间和物理空间融合后
 
不法分子更容易去诈骗
 
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网络与信息安全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杨超说,疫情期间登记的个人信息有身份证号码、电话号码、住址,一旦信息泄露,风险很大,容易造成物理财产损失,因为你的多种信息同时泄露,不法分子更容易掌握你什么时间不在家,然后进行入室盗窃。
 
根据以往的诈骗案例,不法分子通过技术手段进行线上诈骗,比如从支付网站刷走你的钱财。以前,线下物理信息不容易泄露,电话号码泄露得较多。这次疫情期间的登记,同一时间有大量人在登记自己的多种信息,很少有这样大规模一次性登记这么多信息的情况,如果这些信息大规模一次性集中泄露,危害会非常大。
 
网络空间让人与人的时间尺度和空间尺度很容易跨越,但当网络空间和物理空间融合后,不法分子更容易去诈骗。不法分子有可能会综合起来利用你的信息,现在是大数据时代,他将你的数据综合起来,知道了你上班的地方、住的地方。
 
所以,这张表,一定要管理好。
 
20年网络安全从业人士:
 
有可能出现电话骚扰、办假身份证、伪造信用卡
 
具有20年网络安全从业经验、西安一家网络安全技术研发机构的负责人说,首先,这些信息可直接利用,比如会被批量非法倒卖给地产中介、各色电话营销公司,导致信息主每天收到垃圾短信和电话骚扰。
 
如果不法分子同时掌握了电话号码、身份证、家庭住址等信息,冒充公检法、银行等机构诈骗时,成功率会提高。一个没头没尾的短信,一般人不会相信,但如果一个短信有前因后果(因为掌握你更多的信息),有的人就有可能相信。
 
根据以往的诈骗案例,不法分子利用部分网站管理漏洞获取你的详细信息,如通话记录、交通违法记录、酒店记录、购物记录等,他对你的情况了解得较详细,就更容易走近你周围的人,也更容易对你周围的人进行诈骗。
 
另外,有的热线电话管理不善,仅核对姓名和身份证号就提供查询或修改服务,将导致用户利益受损。不法分子有可能利用身份证号码办假身份证,然后在一些审核不严的金融借贷渠道使用,造成不可预估的财产和信用损失,还有可能伪造信用卡。
 
疫情防控期间老人手工登记的情况更多
 
电信诈骗中老人本身更容易上当
 
西安邮电大学网络空间安全学院,信息安全专业一名教授说,这次所登记信息相对详细,以前不法分子在电话诈骗行为中,知道的信息有限,现在可以根据具体信息“编故事”,更容易上人上当。不少老人不会使用智能手机,疫情防控期间,老人手工登记个人信息的情况更多,而在电信诈骗中,老人更容易上当受骗。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重点推荐
最近更新
热点信息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给我留言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时空中国 | 免责声明 | WAP
时空中国策划制作 陕西旗帜网2015第一版  法律顾问:陕西标典律师事务所 郭雪平主任  陕ICP备15004772号-1 站长统计